七十岁生日聚会讲话稿

本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收 集 整 理文秘

七十岁生日聚会讲话稿

    2016年2月27日,xx“长城脚下公社”,“温门”弟子数十人聚会,为我庆生。我在会前准备了发言稿,但到了长城脚下,大家太兴奋了,以至乱了“章程”,我也就没有机会发表感言。又一年过去了,翻出这份发言稿,很有些感触,特发到师门的微信圈上,留作纪念吧。2017年2月12日  

    今天我们在这个美丽而特别的地方——长城脚下聚会,应当感谢活动的组织者,包括李宪瑜、赵婕、姜涛、杨天舒等同学。感谢所有前来参加聚会的同学,你们的家人和孩子,特别是那些专程从外地赶过来的朋友。你们的到来,很快就驱散了这京郊的寒冷,让这次活动成为欢乐的“嘉年华会”,同时又是充满家庭式温馨气氛的聚会。这将给我和我们一家留下深刻的记忆。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对“老之将至”早有思想准备,慢慢老去也就逐渐习惯,但真的走过“古稀”这块界碑,留心思量,还是有些惊悚和震撼的:我这就到了古稀之年?  

    所谓“古来稀”这句话,原是对老者艰难迈入高龄的一种羡慕和赞许,但现代人的平均寿命提高,七十岁应当不再是稀罕的年龄。只不过想到自己已一脚迈进“古来稀”,难免就唤起
    “逝者如斯夫”的感慨与无奈。我本来不太想过生日的,你们却那么热情策划了这个有趣的聚会,冲淡了我的无奈,带给我欢乐和前行的力量。的确要好好谢谢你们。  

    我想聚会总的说说话,就“正式”一点,写个发言稿,让自己简单回顾了一下过往的生活。  

    我这几十年都做了哪些事?主要是三方面的事。  

    一是学术研究,从1970年代末开始研究现代文学史,主要研究文学思潮与批评,也研究鲁迅等作家作品,甚至还参与过比较文学学科最初的创建活动,这些年又兼顾语文教育和“文学生活”的研究。关于现代文学方面,自己是尽了力的,出了十多本书,写了200多篇文章,汇集起来,恐怕也有上千万字。有的著作在学术界赢得过好评,重印率较高,得到许多奖励。但说实在的,真正放开来写、自己又满意的文章不多。比较而言,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代初期写的一些论作,是有较多的生命投入的,也写得比较认真。后来越写越多,名声好像越来越大,反而不如当年的纯粹。大概2006年前后,我写过一些学科批评文章,批评现状,同时也是反思自身。我以为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格局太小,人满为患,很难做出有价值的成果。我对人文学界的状况不满意,对自己的这方面的成绩也不满意。  

    最近十多年我部分精力转向语文教育,希望能结合自己专业,做一些比较实际的有价值的事情。我在北大主持成立了语文教育研究所,带领北大十多位教授与人教社合作编制高中语文教材,主持制定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以及现在正在主编的中小学语文统编教材(部编本),都花费相当多精力。这些事情很有意义和价值,但和个人化的写作不同,要受许多非学术因素制约,要做好做成功,不能只靠个人力量,难度极大。我至今乐于在这方面多做点事情,但遗憾的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投入,也未能在基础研究方面做出一些扎实的成果。至于“文学生活”调查,是我提出的一种理论构想,这些年申请了一个国家重大课题,主要在山东大学那边展开(在座的邵燕君也参与其中),这肯定也是有意思的研究,有许多题目可以做,目前还只是开头。关于学术方面的工作,大致就这样。我对现状和自己都不太满意。  

    第二方面,就是教学。我在北大任教30年,讲过十多轮基础课和多门选修课。现代文学基础课是最早获得国家级精品课的奖项的,这门课从课程设置到教材建设,我都出过不少力。我还担任过83级班主任。我和学生混得很熟,这个班出过不少拔尖的人才,我为他们骄傲,也感到当老师的成就。我还指导过31名博士生(其中北大的26名,山大5名,已经取得学位的22名);指导硕士生38名(其中北大30名,山大8名)。另外有博士后2名,进修教师和访问学者十多名。毫无疑问,和许多研究生博士生共同的成长,以及从学生那里得到的精神的回馈,已经构成我人生最丰富的一部分,有些学生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联系最紧密、也最惦念的人。30多年来,我对本科生教学和研究生培养,始终是比较看重,也很投入的。这方面的热情并不会比写文章要低,甚至会更高。北大中文系有3位老师获得过全国高校教学名师称号(陆俭明、蒋绍愚和我),在许多奖项中,我也是比较看重“名师奖”这一个的,尽管自己做得未见得就名副其实。在当今这个浮躁的时代,在论文项目唱主角的风气中,我还是特别看重教学,认为这是本职,也是本义,比其他很多花样都可能更加切实。我庆幸自己在教学方面没有太过偷懒。  

    第三,我还做过其他一些事务,比如在广东韶关地委当过秘书,在农村生产队做过基层工作(我也很看重自己这段经历,是为一生打底子的);当过北大出版社总编辑(在座的高秀芹曾是我在出版社时的同事,现今出版社的总编和副总编也曾是我的学生);担任北大中文系主任近十年时间;还当过两届8年的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在《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履任主编12年,等等。这些工作虽然占用很多时间,但自认为也是贡献,而且不见得就妨碍科研教学。  

    如果同学们问,三方面事情,哪方面比较满意?我回答是教学,特别是上本科的课和带研究生。我这几十年当过干部(公务员)、教师、系主任、总编辑、会长、主编等等角色,若问我最看重的是哪个身份,还是教师。  

    虽然几十年蹉跎,返观会有诸多不满意,但对于当老师这个“志业”,还是比较心安的。    在这样一个喜乐的场合,我不能说的太多了。简单的回顾,是想给自己一个总结,同时给同学们一些借鉴。同学们,人生过得很快,一定要想办法尽可能超越现今有些混乱而且庸俗的空气,给自己树立一个高远而又比较切实的目标,要抓紧时间多做工作,多做有意义的事情。

    搞研究的同学,格局不宜太小,要有问题意识,有批判精神,不要陈陈相因。做其他职业的,也要尽可能把职业变为“志业”,多充实自己,同时也要回馈社会。最重要的,还是还要养成健康阳光的生活习惯。    今天聚会的是所谓“温门”,当然,我的学生都带研究生博士生了,也就还有“姜门”、“李门”、“段门”等等,我乐于把这些“门”也都看作“温门”的师友,如吴晓东、高秀芹、贺桂梅、邵燕君,等等。其实,不要太过讲究“门派”,但有些有过共同经历、精神上又比较靠近的同学,彼此若能多多联络,互相扶持,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最后说一下。新书《温儒敏论语文教育》第三集出版了,谢谢艾英春节前赶着编好这本书。昨天出版社送来了书。我把这本书送给你们,也纪念我们这次难得的聚会。祝福大家阖家康乐幸福。再次谢谢你们。

本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收 集 整 理文秘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17 14:16:43
上一篇:生日会主持词
下一篇:小学六年级同学聚会致辞
网友评论《七十岁生日聚会讲话稿》
评论功能已关闭
本类公文总排行版
本类公文本月排行
本类公文本周排行
相关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