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党97周年暨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车窗外

此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免 费 提 供

“纪念建党97周年暨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车窗外


  我,出生于九零年。在我估摸三周岁的时候,父亲便带着我和母亲前往他乡谋生。在往后三四年模糊的记忆里,我早已忘记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唯独对那一趟趟车程和那一处处车窗外的人文风景印象深刻。

  那时候我们还住在小镇上,想要乘坐去外地的长途大巴车首先得坐三轮车到县城。

  “我们又要坐轰隆隆的‘破破仔’(三轮车)了吗?”

  出发前我总会这么问母亲。

  印象中的三轮车有着四四方方的绿色车身,里边摆放着两条木制长椅,司机人在外头,乘客若是想要下车便通过车身前头的小窗户呼喊司机。为什么要呼喊,大概因为它总是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吧。我坐在母亲的怀里,过大的噪声总是让我头昏,车上没有窗,于是眼睛只能死死的盯着车尾。那里有一块从车棚顶上挂下的墨绿色毡布,毡布随着车身前后左右摆动,摆动的幅度总是很大,能看到毡布外那坑洼不平的土路和浑厚尘土下模糊了轮廓的秀水青山。

  相比之下长途大巴就显得可爱的多,没有过大的噪音,还有舒适的软床。父亲在二层,我和母亲在一层。紧挨的便是边上那一片大大的玻璃窗,窗上有蔚蓝色的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像极了蓝天。母亲怕晒不愿打开帘子,而我也只能偷偷的把脑袋探到帘子和窗户之间。窗外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看到了一簇簇五层白瓷砖房从眼前流逝,我看到了一盏盏霓虹灯在星夜里闪烁,我看到了大城市里自行车摩托车如潮涌,也看到了静谧乡村道路旁蹲着吃面的老汉和懒散打盹的黄狗。那时候车窗还是能打开的,每逢到了堵车的时候,道路两旁便多了许多卖零食泡面的人,其中最畅销的还数碗装的泡面,当你还在烦恼没有热水的时候,他们总能变戏法似的拿出红艳艳的开水瓶给你。于是一场堵车结束之后,遍地都是那红通通的碗面盒子。

  这些于年幼的我都是新奇的,但是新奇世界带来的兴奋感很快便被三天两夜漫长旅途的疲惫感所取代。和父亲奔波了三四年之后,我因为要读书便不再踏上长途大巴车,也看不见车窗外悄然变化的那个世界。

  当我再次踏上旅途却已经是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坐着大巴车前往大学,那个时候车窗外已经与十几年前迥然不同。我不再看到堵车时叫卖的人群,取而代之的是整齐规划的高速公路,车速很快,车窗外唯有迅速倒退的青绿灌木和频繁出现的高楼大厦。

  仅过了一年,我们这儿便开通了动车。原本一天的车程迅速缩减为几小时。坐在整洁的车厢里看窗外,又是另一番景象。那原本需要欣赏几分钟的城市盛景稍纵即逝,倘若是夜里路过,那城市的灯光便如流星般划过眼前,璀璨夺目。

  那些年车窗外的景啊,随着几十年改革的浪潮已经消失在模糊的记忆里。

  现如今我们自己买了小车,春节时回小镇省亲,路过当年坑外不平的山路时,我与母亲不经感叹起当年坐“破破仔”的情景。如今宽阔平坦的水泥马路,再也激不起阵阵黄尘遮掩娟秀的绿水青山。

  我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儿子,他正出神的看着窗外。

  我不经遐想,长大后的他透过小小的车窗又能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此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免 费 提 供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31 09:11:32
上一篇:“做好教师”征文:吾之所爱为吾天职
下一篇:纪念全面抗战81周年征文:控诉日本侵华战争犯下的罪行
网友评论《“纪念建党97周年暨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车窗外》
评论功能已关闭
相关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