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故乡变化浅说改革开放40年

本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收 集 整 理 1

由故乡变化浅说改革开放40年


国庆长假,孙姑娘由儿子儿媳带管,我于“十一”清晨独自洒脱地驾车回新洲老家小住。
高速公路比较畅通,9点钟即达。下车进院门,一阵袭人的清香让我顿生漫妙之感,原来是院墙外隔壁海华家一棵七八米高的丹桂盛开。我干脆放下手中活计,端坐院中,仰观桂花树,轻吸桂花香,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古代数位文人墨客的咏桂佳句。宋之问“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毛滂“玉阶桂影秋绰约,天风为卷浮云幕”。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此情此景,恰是秋叶飞、秋风凉、桂花一缕香啊!可能骨子里有着依恋生我养我的故土情结吧,回家的感觉真好。
11点钟,我收拾完房间和院内杂物,遂出门拜访长堂兄。长堂兄是不能忘却的大恩人,我入伍离家的前16年母亲全靠他照顾。闲聊中自然谈到了应景的桂花。我说:“上世纪70年代初我戎装奔赴军营时,村里没有一棵桂花树,怎么现在丹、金、银桂香飘满湾呢?”长堂兄说:“这是沾了改革开放的光啊!”话匣子打开就滔滔不绝了。他说,六七十年代村民盼望的唯有吃饱穿暖,别无他求;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村湾,联产承包责任制带来家家至少有一间房子储存粮食。温饱问题解决了,后来党中央、国务院破天荒地取消延续了数千年的农业税,又锦上添花地每年按土地面积补贴每户100至500元耕种金。家庭、村湾从此一年一变样,无论物质还是精神方面上了许多级台阶呢。
中午吃了长嫂做的水饺煮鸡蛋,稍作休息我便随着长堂兄的思路,于14点钟开始刻意在村湾里里外外转悠了两个多小时。离家46年,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我的出生地,思前比后,用一个形容词表述非常贴切:天壤之别!
当年若大的村湾均为黑瓦平房小土路,污水明沟流;如今是同一标准的白墙红瓦别墅错落有致,水泥大道、小道将各家连向中心广场,水沟全复盖,水塘有护栏,自来水与城区别无二致。说是别墅毫无夸张,户户都是两层半的独门独栋独院子,一半以上院落停有货车、轿车。以前在报上、网上看到的是政府大手笔推行村村通公路,我的老家则是家家通公路:出院门第一脚踏下来就是政府修的标准水泥路。说来惭愧,几年前路修到我的祖屋门口,那房子还是土砖黑瓦、山墙歪歪。为了不继续拖全村后腿,2016年由长堂兄策划,我才将祖屋翻新为一层半的白墙红瓦房呢。
日子滋润了,追求美好的方式应该多种多样,为何近300户的自然村湾几乎清一色地家家有一棵碗口粗壮的桂花树,然后才分别有柿子、枇杷以及其它树和花草呢?长堂兄说,湾里前传后教着一种观念,即桂花树属富贵风水树种,一年到头绿叶丛生,整个秋天花果累累,有富贵祥和的兆头;尤其是我们村湾在清朝中期科举考出了一位山西太原知县,族普上有“蟾宫折桂”的记载,随后湾里约定俗成地称誉良好的儿孙为“桂子兰孙”,称誉子孙同时显贵发达为“兰桂齐芳”。所以物质生活提高了,精神生活也要升华,才有桂花树成了家家户户的标配。至于说柿子、枇杷、冬枣等树,那是我们这里的传统栽种了。
傍晚约19点钟左右,村中心广场华灯之下、桂花树旁,一群30至60多岁的嫂子、老妈广场舞开启,顿时热闹非凡。定眼一看,组织者竟然是71岁的退休教师、我的二堂兄。二堂兄介绍,村湾这支嫂子、老妈歌舞队老有名气了,去年参加新洲区文体局主办的广场舞比赛获得了三等奖,影响更大的则是二堂兄创作词曲的表演唱《杨元咀村好风光》,一举夺得了特别奖。看着、听着、感受着乡亲们激情飞扬的夜生活,我这个曾经的武警文工团政委不得不赞叹老家村湾里文化娱乐活动的档次之高了。
深夜23点半左右回到祖屋,明月从窗外射进房间,桂花香甜的气息浸润和洗理着我的思绪,我在脑海里整理着村湾40多年的变迁轨迹。是啊,桂花从无到户户皆有,并见证和寄托着村民对甜蜜生活的追求与赞美,这不正是“人民幸福”的真实写照吗?人民幸福之根长堂兄一语中的:“源于党的改革开放的伟大创举!”推而广之,祖国由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也无疑源于改革开放的伟大创举!
“大国崛起”离不开改革开放,中国梦圆需要改革开放,亦如桂花与我的故乡巨变的哲学关系一样。

本 文 由 第 一 公 文 网 g o n g w e n . 1 k e j i a n . c o m 收 集 整 理 1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11-28 10:14:12
上一篇:生活的意义在奋斗
下一篇:“票子”寄语
网友评论《由故乡变化浅说改革开放40年》
评论功能已关闭
相关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