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陨落的腐败因素

梁仁志

1851年爆发于偏远的广西金田村的太平天国运动,如燎原之火,迅速席卷大半个中国,并坚持了14年之久,成为近代中国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农民起义,在我国近代史上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但从最初应者云集、对清朝统治呈摧枯拉朽之势,到最终以惨败收场,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事实上,抛开各种先入为主的理论或陈见,重新回到当时的“历史现场”去观察这次起义就会发现,失败的种子其实早就播下,严重腐败和脱离百姓是其失败的根本原因。纵情声色,奢靡享乐

早在太平天国起义之初,洪秀全就开始纵情声色,据史料记载,当时的“洪秀全耽于女色,有三十六个女人”。根据太平天国的礼仪制度,天王的后妃们称为“娘娘”,东王、西王、南王、北王、翼王的妃子们称为“王娘”,各王的女眷人数依次递减。除了元配妻子外,洪秀全及五王先是从两广随军女子中选妃,后来进一步发展到征伐途中从当地民女中选妃。

太平军刚刚占领武昌之际,洪秀全首先考虑的不是下一步的战略目标和规划,而是为自己选妃。此时的太平天国首都未立,阵脚未稳,他却急不可耐地兴建规模宏大的后宫。定都天京后,尽管清军兵临城下、虎视眈眈,但太平天国领导层却不忘搜罗美女,广置姬妾。此时的选妃方式逐渐固定化,每逢诸王寿诞,就事先在城内的女馆中层层选拔美女,每次天王、东王各6人,北王2 人,翼王1人。据说洪秀全“在武昌选四十人,至江宁选百八人”,后又不断增添;杨秀清“盛营宫室,多立妃嫔,穷奢极欲”;石达开也广纳妻妾。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洪秀全的儿子幼天王洪天贵福九岁时就已有4个妻子,还不包括贴身宫女在内。与领导层纵情声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太平天国却用极端禁欲主义约束部下,颁布《十款天条》,严格分别“男行女行”,禁止夫妻同居,可谓断绝人伦,引起治下百姓“嗟怨之声”长久不息。讲究排场,大兴土木

从一介底层平民一跃而成为高高在上的领导者,身份地位的巨大变化使得太平天国的领袖们开始慢慢追求特权享乐,在吃、住、行等方面均竭力追求排场。

吃的方面,洪秀全“朝晚两食,掌庖用金碗二十四支备水陆珍馔,杯箸亦用金镶,后更用玉盆玉杯”。其他官员纷纷仿效,更有甚者,有些普通官员平时用餐也不忘讲排场,要鸣锣击鼓、奏乐助兴。

住的方面,早在太平天军攻占武昌伊始,洪秀全就开始为自己营造宫室,“迨陷武昌省城后,始盛饰伪宫”。占领南京后,洪秀全先是住在两江总督署,后觉得总督署不够气派辉煌,与所谓的真命天子身份不符,便毁“行宫及寺观”,大修天王府,工程极其浩大,所筑“城周围十余里,墙高数丈,内外两重,外曰太阳城,内曰金龙城,殿曰金龙殿,苑曰后林苑,雕琢精巧,金碧辉煌”,役使军民无数。一时间上行下效,其他各王也大兴土木。杨秀清的东王府“土木冠绝天京”,韦昌辉和石达开的王府“奢侈暴殄,大略相同”。受到前期诸王的影响,太平天国后期诸王们也多大兴土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苏州忠王府之奢华,规模之巨大,甚至连见过大上海十里洋场的李鸿章都叹为观止:“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窟宅。”

行的方面,1853年曾任湖北抚辕巡捕官的张德坚所编《贼情汇纂》一书记载,当时太平天国中专供洪秀全役使者,多达1651人,“盖即洪逆侍从仪卫之官。其头目若是之多,其所属执役之人,愈不 可以数计”。洪秀全出行时要坐64 人抬的大轿。东王杨秀清的王府内服役的人员甚至更多,名目也是千奇百怪、花样百出,多至4000人。北王韦昌辉的王府内服役人员有近2000人,翼王石达开的王府内也有近2000人服役。每当杨秀清出门,“一人骑马负金鞭,鞭长三尺余,前后导从约二千人”,像举行赛会一般规模宏大,以此来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势。李秀成曾说杨秀清“威风张扬,不知自忌”,所言非虚。后期诸王们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以逞威风、讲排场、摆仪仗为能事。进出随 从成阵,旗帜如云,华盖当道。据说 侍王李世贤“出入用辇,取江南美 丽数百,跨马前行,皆宫装,彩色迷 目。辇后十四、五岁娈童千余人,跨 马随之,谓之排尾,皆骁勇善战。”甚至每日晨起后“放炮三声,伪典 乐者即吹打至洗脸毕方止,吃饭亦然。”可谓排场至极。贪腐成风,压榨百姓

“天京事变”以后,随着政治纪律的破坏,《天朝田亩制度》中规定的“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的分配原则也逐渐被破坏。此后,太平军将士贪污纳贿成风,大肆聚敛私财。忠王李秀成每年仅向每个师摊派的做寿贺金就多达1500两,如果有不交或迟交者,就要被“锁拿敲打”。苏州克复后,李秀成从上缴天京的钱粮中克扣大量现款和宝物装入私囊。太平军在取得苏州、杭州等广大地区后,有了稳定的粮食供应基地,对太平天国后期的大局稳定起了重要作用。但就是在这种局面下,当地的地主团练如徐佩瑗、费秀元等人竟能通过贿赂混入太平天国阵营之中,据说徐佩瑗一次就向李秀成行贿六万元。他们最后寻机联合清军镇压太平军,从堡垒内部突破了太平军的防线。李秀成是天国后期的中流砥柱,他尚且如此腐败,其下属各级将领也多纷纷效法,不择手段搜刮民脂民膏。1862年,會王蔡九隆派部下到平望镇向乡官征收所谓的“劳军税”,因数额不足,竟将当地师帅五马分尸,可谓残暴至极。

此外,太平天国也渐渐走向压榨百姓之路。在天国的统治之下, 农民的负担依然沉重。除了田赋捐税之外,各种苛捐杂税五花八门、多如牛毛、层出不穷。更有甚者,太平天国的政权机构竟公然协助地主压榨农民,如在苏浙占领区颁布严令禁止佃农抗租,“违者本人处斩,田亩充公”。为了更有效地对付农民抗租行为,甚至由太平军直接出面成立收租局,利用武装力量帮助地主收租。另外,还多次出动武装镇压农民反对地主剥削的斗争, 除滥施捕杀之外,还焚烧村落。到了太平天国后期,由于财政日益困难而军队开支却愈发庞大,甚至开始强行摊派军捐,强征强索。太平天国控制区因为连年征战早已残破不堪,农民苦不堪言。后期太平军军纪逐渐松弛,纪律败坏,同清军一样烧杀劫掠,更令农民雪上加霜,民不聊生。

违背理想,丧失信仰

太平天国从开始起义不到三年就横扫大江南北,直捣南京,建立起一个与清王朝完全对峙的新政权。这在中国农民起义的历史上可以说是奇迹。但也正是这个奇迹让天国领导层误以为自己力量非常强大,清军不堪一击,从而不仅滋长骄傲轻敌的思想,也开始沉浸在自我陶醉自我欣赏之中而丧失了信仰。一是忘记了救百姓于水火、建立“无处不饱暖,无处不均匀”的社会的天国理想。太平天国并没有成为农民和底层百姓的王道乐土,虽然他们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宣称要剥夺地主土地归农民所有,但事实證明,这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因为太平天国所实施的是承认地主土地所有权的“照旧交粮纳税” 政策。因此,农民的土地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他们的阶级地位也没有根本改变,仍然处在社会最底层。二是既没有建成西方的天国,也忘记了中国的传统。曾当过塾师的洪秀全,对中国文人和传统文化乃至各种儒家典籍都表示出厌恶之情,太平军所到之处不时有焚书之举。定都天京后, 焚书之举虽不再见,但孔孟之书仍是禁书,不准人读,违者严惩不贷。洪秀全仍然称古书为“妖书”,他读古书,也是看完一本烧掉一本。时人曾说:“贼中无读书练达之人,故所见诸笔墨者,非怪诞不经, 即粗鄙俚俗,此贼一大缺陷,盖天之所不与也。”而其主要敌手湘军和淮军军官却截然不同:“当时各处军官,聚于曾文正之大营中者不下二百人,大半皆怀其目的而来。总督幕府中亦百人左右。幕府之外,更有候补之官员,怀才之士子,凡法律、算学、天文、机器等专门家,无不毕集,几于全国人才之精华汇集于此。”在众多文人的大力辅佐下,同时伴随着对太平军的战争渐占上风,以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为代表的汉族地方大员迅速崛起,打破了此前由满族官员长期把持各地军政实权的局面,晚清政局发生深刻变革,清军战斗力也随之不断增强。李秀成在被俘后总结太平天国败因时感叹:“官兵多用读书人,贼中无读书人。”毛泽东同志曾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太平军没有文化,又不断丧失信仰,失败是必然的。

正是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到了太平天国后期,广大农民对这个日益腐败、日益封建化的政权渐渐失去信心,逐渐地和太平天国、太平军离心离德、渐行渐远。太平天国失去广大农民强有力的支持,

“人心冷淡而锐气减半”。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腐败是社会毒瘤。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我们党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是深刻总结了古今中外的历史教训的。中国历史上因为统治集团严重腐败导致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当今世界上由于执政党腐化堕落、严重脱离群众导致失去政权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啊!” 太平天国的失败不断提醒我们,只有坚决杜绝腐败,坚定理想信念,才能真正赢得人民的真心拥护和支持,国家和政权才能够长治久安,不断兴旺发达!

文章来源于:紫光阁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5-04 02:26:28
上一篇:探究等边三角形性质和判定
下一篇:论如何开展美术教育教学
网友评论《太平天国陨落的腐败因素》
评论功能已关闭
相关公文